红星照耀中国:一张经典照片中的红军八角帽

1936年6月,美国人埃德加·斯诺冲破的重重封锁,进入陕北苏区采访,写出系列报道和《红星照耀中国》,第一次向世界介绍红色中国的真实情况,轰动了世界。在历时3个多月的采访中,斯诺拍摄了很多照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这幅身穿红军蓝灰军衣、头戴八角帽的照片。照片中的年轻、潇洒、沉着、睿智,眉宇间充满了对敌人的蔑视和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展现了中国领袖的风采和魅力,赢得了中国和世界人民的好感和信任。

斯诺到陕北苏区后,红军为他配发了马、步枪、一套崭新的军服和一顶红军八角帽。带着这身装备,斯诺开始了他非凡的旅程。在苏区,斯诺获得了一般新闻记者所没有的“特权”:多次同彻夜长谈,采访了红军领袖、普通战士、农民、工人、知识分子等各种人物。1936年8月下旬,斯诺完成在中央所在地保安的采访,准备去宁夏前线,临行前向告别。平时穿着很朴素、随意,拍出的照片朴实、自然,真实反映了的率真个性和苏区人人平等、同甘共苦的民主政治新气象。但是毕竟是中国的最高领袖,斯诺希望给拍摄一张“神气的”“官方的”的照片,可惜一直未能如愿。当天,看到身穿整齐的红军蓝灰军衣,神采奕奕地站在窑洞前,斯诺提出为他拍一张照片,微笑着同意了。一向不喜欢戴帽子,那时头发又比较长,显得有些乱。斯诺请求戴上军帽。说:“我的军帽多日不戴,不知放到哪里去了。”斯诺坚持要戴军帽,就向周围的人借,结果发现,斯诺自己的军帽最新,“品相”最好,就把自己头上的八角帽摘下给戴上,按下快门,拍摄了那张经典照片。

1936年11月14日,上海《密勒氏评论报》率先发表了斯诺对陕北苏区的访问报道,刊登了这张头戴八角帽的大幅照片。《东方杂志》、美国《生活》等有影响的国内外刊物也纷纷刊登这张照片,中国领袖的光辉形象传遍世界。

1937年5月,斯诺的妻子海伦·斯诺赴延安采访,她递给那张头戴八角帽的照片说:“我早就从照片上认识您了。”“您的这张照片就是我来见您的介绍信。”仔细端详照片后说:“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这个一向不修边幅的人照出的照片会有这么好看,感谢斯诺同志。”

随着这张照片的广泛传播,那顶红军八角帽也被赋予特殊的历史意义。斯诺对这顶红军八角帽有着很深的感情,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一直带在身边,还为它特别制作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帽盒。斯诺逝世后,斯诺夫人罗伊斯·惠勒·斯诺与子女决定把它回赠给中国。1975年,斯诺夫人应邀访问中国,亲手将这顶八角帽交给斯诺的生前好友,转赠给中国政府。

这张照片中的红军八角帽,现在正在中国历史展览馆展出,见证并述说着旁边那幅著名照片的故事。经过80多年的岁月洗礼,当年的崭新八角帽已显陈旧,从原来的蓝灰色褪成灰白色,红布五角星也已褪成黄色。岁月可以带走的外在颜色,却带不走人民军队的内在本色,和它象征的激励一代又一代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奋斗前行的强大精神动力。

与八角帽一同展出的还有那本震撼世界的《红星照耀中国》。展厅中这本《红星照耀中国》是1937年10月维克多·戈兰茨公司首次出版时面向左翼图书俱乐部会员发售的版本。维克多·戈兰茨是社会主义者,创立了左翼图书俱乐部。在俱乐部选书委员会的推荐下,戈兰茨公司出版了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同时以较低价格向会员发售俱乐部版。俱乐部版除装帧和纸张材质外,内容与后来公开销售的版本一模一样,采用橘红色封面,下方印有“左翼图书俱乐部版”和“不对公众销售”字样。左翼图书俱乐部版《红星照耀中国》是最早的版本,由于它只对俱乐部会员发售,数量较少,因而更显珍贵。

的戎装照、红军八角帽和《红星照耀中国》,1936年斯诺那次历史性访问留下的很多东西都已成为经典。它们之所以成为经典,不仅在于解开了红色中国这个当时最大的“谜团”,还在于红色中国的事业最终获得了成功,成为中国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而在中国领导下英勇奋斗的中国人民,则是创造历史的真正主角。正如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中译本《西行漫记》序言中所说:“这一本书是我写的,这是真的。可是从最实际主义的意义来讲,这些故事却是中国革命青年们所创造,所写下的……读者可以约略窥知使他们成为不可征服的那种精神,那种力量,那种欲望,那种热情——凡是这些,断不是一个作家所能创造出来的,这些是人类历史本身的丰富而灿烂的精华。”党和人民百年奋斗,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也必将在新时代新征程上赢得更加伟大的胜利和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