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不旧新约不新

圣典是具有宗教教义地位的典籍,基督教圣典理应是构成基督教教义的典籍。基督教圣典由《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所构成。通常被称为《新旧约全书》或《圣经》。

基督教圣经的旧约部分为犹太教经典中文译作《塔纳赫》、《玛加伯》、《泰纳克》,学术界将犹太教经典称为《希伯来圣经》,经典的核心内容聚焦在上帝(耶和华)施与选民特定启示,商定前施福 “选民”以色列民,后福泽全人类。经典以古希伯来语 (BERITH) 表达,具有“圣约(Lord of Covenant)”之意,突出体现的是盟主与属下缔结“条约、联合、契约或协议”层面的意思。而圣经术语则特指上帝同个体或全体以色列民缔结的合约,旨在为拯救全人类预备条件。

《塔纳赫》即为耶稣常常提到“经”,也是使徒及早期基督教社团所引用的“圣经”。使徒时期教会称《塔纳赫》为“律法书和先知书”也简称“圣经”。当教会发展至约公元三世纪“旧约”这一术语被广泛使用在耶稣降世为人之前的圣典,这个术语用以新约时代。藉着耶稣基督所立的新约,履行“旧约”收录上帝的应许及恩泽全人类的圣约。

旧约全书和旧约全书对基督教而言是有机的整体,内容聚焦即为上帝应许的弥赛亚的降临,旧约全书是弥赛亚的预言,新约全书则是弥赛亚的应验。

基督教圣典由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的前呼后应方才完成整个救恩。新约全书大量引用旧约全书,整体引用的经文多达1005处。依照基督教会传统对“新约全书”的陈述,耶稣基督在最后晚餐中说:“这杯是我所立的新约,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自此宣告上帝旨意进入新的阶段,同时宣布上帝与全人类立定新约的时期。新约全书的内容是早期教会作家记载有关上帝实现应许的教导,基督受死和复活的内容等,被称为“新约”,这部分内容是相对于上帝前期旨意旧约全书。

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不像我拉著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我虽作他们的丈夫,他们却背了我的约。这是耶和华说的。“新约”是基于基督教信仰取代上帝与以色列民所立的西奈圣约。以色列人未能持守西奈圣约。

新约是所有指定包含上帝新旨意的书卷。从公元二世纪后期到公元三世纪初期这些新约圣典书卷,属于基督教书面或口头传承最后所做的记录内容。当时并未确定为“圣典”。新约的命令和思想起源于使徒对教会真理生活传统的认可:“是照传道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路加福音第一章第二节)。福音书的一些段落首次在公元二世纪中期被列入“圣典”。

基督教三大宗派对(新教Protestantism、天主教Catholicism、东正教Orthodox Eastern)新约全书收录的数目没有任何分歧。然而对于旧约全书三大宗派则出现较大分歧,也反映出三大宗派对对上帝认知方面的差异,今称神学差异。三大宗派圣典卷数以东正教多达五十卷;天主教是四十六卷;新教是三十九卷,新教完整继承了犹太教的《塔纳赫》,差异体现在分类上。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三大宗派对旧约全书定本上有较大分歧,也就意味着旧约正典的差异决定信仰。不过在摩西五经方面均被收录入正典,而且为核心内容,也共同认可这部分内容为上帝所默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