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还看不到《神探夏洛克》第五季?等等!别放弃仍有希望

回想一下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你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呢?是什么时候开始,他证明了天才也能很性感呢?答案很有可能只有一个,让出道8年乏人问津的他,一炮而红成为全球男神的作品,就是2010年BBC剧集《神探夏洛克》(Sherlock)。如今康伯巴奇已经是好莱坞的当红炸子鸡,而这部剧集最后第四季已经在2017年播出。于是,我们有一个重要的问题:《神探夏洛克》还会有第五季吗?康伯巴奇饰演的顽固冷漠天才侦探,还有机会回归继续diss愚民吗?

2017年1月,《神探夏洛克》第四季第三集的标题已写得果断:《最后的谜题》。福尔摩斯在这一集里,要解开他终身记忆里的封印,并且与华生阻止黑暗家族秘密带来的破坏。主创马克·加蒂斯(Mark Gatiss,他同时在剧中也饰演福尔摩斯的兄长麦考夫·福尔摩斯)与史蒂文·莫法特(Steven Moffat),为这个结局设想了坠机倒数计时的困境、艰难的解谜过程、而且华生还有生命危险,三重难关同时考验着福尔摩斯,对这位破案天才来说,这是足以称为“最后谜题”的险境。

俗话说,续集必须比前集更上层楼,这意味着,如果《神探夏洛克》在睽违4年后的现在,真的要开拍第五季,那么它必须拥有超越第四季的难关,同时必须让福尔摩斯与华生身处截然不同的情境,这样才能让观众感觉到新鲜感,不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剥削过去成绩的季度。不过,看来主创史蒂文·莫法特早就胸有成竹:他与各位持续期待的粉丝想法一致,认为福尔摩斯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这位贝克街侦探还要面对人生下一个阶段的全新冒险。莫法特表示:

“这里回答那些有疑问的朋友,福尔摩斯的未来,确定已经结束了……是他的人生第一章已经结束了。现在华生医师已经是鳏夫了,而福尔摩斯在这三季之后,也变得更有智慧、同时更有人性。过去我们剧组主要关注的,是福尔摩斯冷酷的那一面。而究竟我们会不会进展到第二章——也就是让我们的孩子继续在谜题里讨生活,同时打击坏蛋,我想这还是端看我们的两位主演大明星而定。但我还蛮怀疑往后我们永远不会再制作《神探夏洛克》了,不过我之前也看过类似的情况啦……”

而另一位主创马克·加蒂斯的看法更深入一点,他认为他们花了7年制作的四季《神探夏洛克》,只能算是福尔摩斯的前传。他认为自己留给观众们最明显的暗示,来自第四季结局的雷斯伯恩广场(Rathbone Place)——我们在结局最后一个画面里,看到福尔摩斯与华生奔跑着冲出雷斯伯恩广场、像蝙蝠侠与罗宾一样冲向下一桩谜案。这对于热爱解谜的福尔摩斯粉丝们来说,是一道太过简单的谜题:雷斯伯恩广场在这里出现,是在致敬伟大的巴兹尔·雷斯伯恩(Basil Rathbone)。

巴兹尔·雷斯伯恩在40年代主演了一系列的福尔摩斯电影,他同时也在广播剧里担任福尔摩斯的声优,他最终成为了塑造福尔摩斯形象的最重要功臣——某种程度上,雷斯伯恩陷入了小说作者阿瑟·柯南·道尔的悲惨命运,他们都无法从名为“福尔摩斯”的诅咒逃脱,无论他们选择创作任何一种类型的作品,大家只会联想到这是福尔摩斯的外传。

雷斯伯恩的长马脸、与突出的眉骨,成为了当代观众对福尔摩斯的印象——加蒂斯与莫法特当初制作《神探夏洛克》的目的,就是要致敬雷斯伯恩的贡献……因此他们也找了个长马脸的演员,而非找寻与20世纪观众更熟悉的福尔摩斯、也就是与杰里米·布雷特(Jeremy Brett)更相似的演员。布莱特有着经典的鹰勾鼻、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还有瘦削的双颊,呈现出另一种严厉犀利的形象。他演出了四部福尔摩斯剧集,是80年代起最受欢迎的福尔摩斯。而你可以轻易地发现,康伯巴奇长得一点都不像他。

“我们会选择将雷斯伯恩广场放在结局,原因是如果我们有一天能够回归这套剧集,我们当然乐于回归。那么我们就能非常轻松地、从福尔摩斯去敲华生家的门开始继续这个故事。福尔摩斯会敲门、然后问华生:‘你想不想出来晃一晃啊?’他们会成为两个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英雄。”

“福尔摩斯并不比欧洛丝·福尔摩斯(Eurus Holmes)聪明,他也比不上哥哥麦考夫·福尔摩斯聪明,但是他还是能胜过哥哥与妹妹,因为福尔摩斯比他们更优秀也更坚强。《神探夏洛克》是叙述福尔摩斯,如何变成我们熟悉的巴兹尔·雷斯伯恩、以及杰里米·布雷特的故事,叙述他如何变成我们在小说里熟悉的那个福尔摩斯;那个充满智慧的老先生;那个仍然很吓人、而且很冷酷、但是你不会怀疑他有温暖心肠的福尔摩斯。”

可以这样说,加蒂斯与莫法特从一开始,就没有预计这个系列会在第四季结束,四季13集的《神探夏洛克》,其实是一套漫长的“养成过程”。目的在让观众陌生的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与马丁·弗瑞曼(Martin Freeman),一步步变化成我们在众多福尔摩斯小说、电影与剧集里熟悉的侦探搭档。

你可以回头重新观赏《神探夏洛克》第一季,可以发现这两个角色与传统定义上的福尔摩斯和华生大不相同,华生更多疑一点、福尔摩斯更孤僻一点,而他们两个都有某种说不上来的急躁与莽撞。在那个时候,我们以为这只是《神探夏洛克》一种全新的诠释经典方式。现在我们才知道,第一季的福尔摩斯与华生,其实根本就不是我们熟悉的福尔摩斯与华生:他们还没有蜕变成为“完全体”。

而过去的爱恨情仇已经落幕,莫里亚蒂死了,死得透透了,主创们强调一百遍绝对不会复活了、福尔摩斯家族的鸟事也解决了、华生很悲惨地没有后顾之忧了,他也不用拄着拐杖了、麦考夫·福尔摩斯也……他从来都是那副死样子。福尔摩斯与华生终于可以正式开张做生意了,而他们的未来,势必要致敬这些影视史上伟大的福尔摩斯与华生。剩下的问题就是,也许是最大的问题:康伯巴奇与弗瑞曼何时会有空?

凑档期永远、永远、永远都会是好莱坞电影最难搞定的大问题,而如今同时身在漫威宇宙的康伯巴奇与弗瑞曼,也同时被漫威宇宙的档期卡死。弗瑞曼饰演的罗斯探员,在《黑豹》里已经与瓦坎达结了缘,这导致他也是《黑豹2》(Black Panther: Wakanda Forever)的固定阵容之一,目前这部神秘的电影仍在拍摄当中。《黑豹2》在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逝世之后,仍不清楚要如何交代故事,但是被舒莉救回一命的罗斯,看来会作为公主战友、同时也是瓦坎达与美国政府之间的桥梁,继续在这个系列里出现。

而康伯巴奇的问题就更麻烦了,毕竟他是连疫情蔓延时还在工作的男人。加上他在漫威电影里饰演的奇异博士,看来已经成为漫威宇宙新阶段的重要枢纽。他至少会跟洛基、汪达、与小帕克有所交集。外加《奇异博士2》与可能的续集电影或动画剧集,康伯巴奇在漫威的工作还有很多;而他还要主演像是《信使》(The Courier)这样的非好莱坞电影或独立制片电影。目前粗估康伯巴奇的档期,在2023年之前几乎是满档的。这样看起来,他似乎很难回归需要拍摄数月的《神探夏洛克》剧集。

但是如同《信使》,有趣之处就在这里:康伯巴奇以千万年薪的身价,会演出这样一部描述平凡商人在二战期间进行谍报工作的电影。简单说,不是票房会有多亮眼的非主流电影。这证明了康伯巴奇对于自己事业的计划,并不是接演数不尽的好莱坞一流商业大片。事实上,他接下来主演的电影《Rogue Male》、《Rio》或是动画电影《Magik》,全是独立制片电影。可以看出康伯巴奇有自己独特的选片眼光,只挑自己有兴趣的电影。那么,他当然很有可能放下好莱坞,回到贝克街与他的老搭档约个会。

“这个问题最不应该问的人就是我,因为很明显地,我永远不会拒绝任何可能性(never say never),但我真的不知道答案。而且,不该问我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现在的档期真的、真的太满了,我知道马丁也是、其他一起合作的关键伙伴们也是。所以,谁知道呢?也许未来某一天、也许剧本搞好。注意我说的是‘剧本’,也许《神探夏洛克》可以发展成电影而不是剧集,谁知道呢?”

看看康伯巴奇自己丢出了另一个可能性:拍摄电影的成本更高、但是时程会更短,让凑档期这个天下难事可以简单一点点。如果《神探夏洛克》变成系列电影,固定两三年拍一集(大约5个月拍摄时间),那绝对是比每一年花上4个月拍摄新一季剧集更为节省时间。而且收看的观众可以更多、收益也许会更高。

《神探夏洛克》第五季的距离比想象中近一点,至少主创有意愿继续、主演也不是斩钉截铁不会回归、加上BBC或是网飞持续关注它的发展(网飞随时都在等待用钱砸晕它)……有钱、有团队、可能也有明星……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还在期待,广大的观众们还没有认识比他们更迷人的福尔摩斯与华生,而他们看着康伯巴奇在银幕上施展魔法的同时,心底总会暗暗想着:他何时会戴上那顶猎鹿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