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人物 卡萝尔·米德尔顿:英国未来王后的母亲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1月15日发表题为《英国未来王后的母亲:卡萝尔米德尔顿》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卡萝尔米德尔顿是矿工的孙女,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但成为英国威廉王子的岳母让她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在她身上有野心,有恒心,也有决心。

多年前,年轻的卡萝尔即将完成高中学业,她的愿望是去上大学。虽然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学习经济学等专业,但却无力支付学费。她住在政府为工人阶层家庭建造的房子里。她的祖父和曾祖父是矿工,父亲是泥瓦工。母亲在一家珠宝店当临时工,其余时间在一家工厂打工。

她和家人住在一所还算体面的住宅里,她和弟弟也从未缺衣少食,但当时的大学教育对她而言却是一种“奢侈品”。显然,上大学肯定不在其家庭的能力所及范围之内,但拥有一份好工作却在她的计划之中。空中乘务员就是一项很好的选择,而且没有人能预料到她未来能昂首阔步地走进白金汉宫。如果永远作为工人阶层的女儿,见到伊丽莎白女王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命运自有安排。她不仅能见到女王,而且还将成为未来英国王后的母亲。

卡萝尔米德尔顿是威廉王子的妻子凯特米德尔顿的母亲。她的一生波澜不惊。本名卡萝尔戈德史密斯的她于1955年1月31日在佩里韦尔的一家妇产医院出生。当时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只过去了10年时间,国家正在缓慢地展开重建工作。戈德史密斯家住在一个设施简陋的街区,但她的父母罗纳德和多萝西一向工作勤奋、勤俭持家。

她的父亲最初是一名卡车司机,但后来开始当泥瓦工。当卡萝尔进入小学时,国家的经济状况以及家庭的经济状况都略有改善。当时建筑业蓬勃发展,罗纳德的工作越来越多,报酬也越来越高。他从一个砌砖工人逐渐变成工头,后来开始管理自己的团队。一家人得以搬到一个更好的社区,并且又有了一个孩子。1966年,卡萝尔的弟弟加里出生了。

卡萝尔在费瑟斯通高中上学。她的成绩很好,但在16岁时却辍学了。究其原因还是与当时的家境有很大关系,而不是出于懒惰。她后来说:“我的父母没钱供我上大学,所以我想赚点钱,然后再继续学习。”最初她找了一份秘书的工作。虽然这份工作的工资很低,但她的梦想很高远。后来她决定成为一名空姐,最终也真的得到了英国航空公司的一份工作。

加入航空公司后,她认识了担任地勤人员的迈克尔米德尔顿。这位年轻人在检查行李时,被小他六岁的空姐深深吸引了她有着坦率的笑容、充满感染力的乐观性格和令人羡慕的充沛精力。他以工作咨询为借口逐渐接近她,最后成功约她共度美好时光。

第一次约会时,两人的谈话很流畅,尽管卡萝尔属于“工人阶层”,而迈克尔虽然不是贵族,但也有着贵族身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的母亲曾是一名护士和密码破译员,而他的父亲则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当卡萝尔得知老米德尔顿是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在1962年的一次旅行中的副驾驶时,她忍不住露出了惊讶表情。

于是机场地勤调度员和空姐相爱了。1980年6月21日,他们在伦敦的圣詹姆斯教堂结婚。1982年,一个女婴出生了,他们给她取名凯瑟琳,但平时会亲昵地叫她凯特。1983年,菲莉帕出生了。1987年,他们生下了第三个孩子詹姆斯。

1984年,当航空公司将迈克尔派往安曼时,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米德尔顿家族在约旦定居。卡萝尔将当时只有两岁的凯特送入一家英国人开办的幼儿园,这是当地最昂贵的幼儿园之一。她在那里与其他12个孩子共用一个教室。老师们使用英语和孩子们交谈,也给他们读古兰经的经文。老师们不仅教会了他们语言,也教他们懂得如何“尊重和爱”。当卡萝尔听到凯特用阿拉伯语唱传统的童谣时,或者要求用鹰嘴豆泥作为早餐时,她总是忍俊不禁。负责接送孩子们的通常是卡萝尔,但迈克尔也偶尔会出现在幼儿园门口。

1986年,他们一家人回到了英国。回到祖国后,卡萝尔深知自己需要工作,但也不想受到工作束缚。作为一个蓝领家庭的女儿,三大价值观指导她的生活:努力工作、仪态庄重和以家为重。

1987年,在她生下儿子詹姆斯的同时,卡萝尔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发现朋友们经常请她帮忙装饰和布置孩子的生日会现场,因为她总能用最低的预算布置出最漂亮的生日会。如果这种小事情变成了大生意呢?于是她创立了一家聚会策划公司,并勤勤恳恳地一直维持着企业的运转。

除了努力工作之外,家庭对卡萝尔来说也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她毫不犹豫地让孩子们也参与到企业管理中来。凯特曾多次为公司拍摄广告。

小小的家族企业最终成长为一个大企业,这段经历也使卡萝尔从工人阶层转向管理阶层。她决定把女儿送到英国贵族学校。此类贵族学校只对7%的英国人敞开大门,但他们的毕业生却占据了全国70%的高层职位。

卡萝尔送女儿们进入圣安德鲁斯大学,随后又进入马尔堡学院,这是一所男女混合的寄宿学校。当凯特说她想学习艺术时,卡萝尔马上为她在圣安德鲁斯大学报名。

卡萝尔希望孩子们能在英国精英阶层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当他们进入大学时,她建议他们:“你们只有一次机会,不要错过机遇,第一印象将起到决定性作用。”在大学里,凯特米德尔顿认识了英国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威廉王子。据说,威廉王子在看到她穿着礼服款款而来时,就知道她是自己未来的王妃。

威廉被凯特的美貌迷住了,很快就爱上了她,并喜欢上了她的家人。正是在米德尔顿家中,威廉第一次看到了家庭的样子。在这个家庭里也有争吵,但每天都充满了笑声。那里有一个深爱着母亲的父亲,而不是一对迫于压力而在没有爱的情况下结婚的父母。做你最喜欢的菜的人是妈妈,而不是王室厨师。在那里他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而这种温暖和热烘烘的暖气毫无关系。

当凯特和威廉王子之间的恋情曝光后,卡萝尔不得不忍受媒体对新娘家族的刨根问底。更有甚者,媒体还将他们和女儿描述为“粗俗、自命不凡、喜好攀比”的人。

对家庭的批评并不令卡萝尔担心,令她担心的是看到女儿真心爱上了一个看起来也很相爱但似乎不愿意承诺的王子。这位母亲的担心并非毫无根据。凯特和威廉王子于2001年开始约会,期间经历了两次危机。

凯特的爱情生活停滞不前,同时备受媒体关注,不友善的媒体甚至把她描绘成一个急于求婚的新娘子。但婚礼还是如期而至。2011年4月29日,凯特真正成为王妃。摄像机被光芒四射的新娘所吸引。而婚礼上的卡萝尔也显得十分迷人。

从那时起,卡萝尔逐渐学会了在这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世界里进退自如,在这个世界里,并非所有闪闪发光的东西都是金子。面对批评,她学会了“事实证明,不说话才是最明智的”。

像几乎所有的母亲一样,当她的外孙乔治王子出生时,她成为女儿无条件的支持。她被誉为一位热爱生活、善于陪伴的外祖母,喜欢在户外与外孙们相处,陪伴他们爬树。她还和外孙们一起做饭,和他们一起跳舞,骑自行车。换句话说,她把他们当成真正的孩子,而不是王子和公主。当圣诞节到来时,她在房间里摆满了圣诞树。她说:“我的每个孩子的房间里都有一棵树,所以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装饰它。”

凯特的孩子们乔治王子、夏洛特公主和路易王子有“一个神奇的外祖母”。对他们来说,卡萝尔不是未来王后的母亲,而是一个向他们展示“努力工作、仪态庄重和以家为重”的真正内涵的普通女性。

参考消息网1月29日报道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1月15日发表题为《英国未来王后的母亲:卡萝尔米德尔顿》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卡萝尔米德尔顿是矿工的孙女,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但成为英国威廉王子的岳母让她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在她身上有野心,有恒心,也有决心。

多年前,年轻的卡萝尔即将完成高中学业,她的愿望是去上大学。虽然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学习经济学等专业,但却无力支付学费。她住在政府为工人阶层家庭建造的房子里。她的祖父和曾祖父是矿工,父亲是泥瓦工。母亲在一家珠宝店当临时工,其余时间在一家工厂打工。

她和家人住在一所还算体面的住宅里,她和弟弟也从未缺衣少食,但当时的大学教育对她而言却是一种“奢侈品”。显然,上大学肯定不在其家庭的能力所及范围之内,但拥有一份好工作却在她的计划之中。空中乘务员就是一项很好的选择,而且没有人能预料到她未来能昂首阔步地走进白金汉宫。如果永远作为工人阶层的女儿,见到伊丽莎白女王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命运自有安排。她不仅能见到女王,而且还将成为未来英国王后的母亲。

卡萝尔米德尔顿是威廉王子的妻子凯特米德尔顿的母亲。她的一生波澜不惊。本名卡萝尔戈德史密斯的她于1955年1月31日在佩里韦尔的一家妇产医院出生。当时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只过去了10年时间,国家正在缓慢地展开重建工作。戈德史密斯家住在一个设施简陋的街区,但她的父母罗纳德和多萝西一向工作勤奋、勤俭持家。

她的父亲最初是一名卡车司机,但后来开始当泥瓦工。当卡萝尔进入小学时,国家的经济状况以及家庭的经济状况都略有改善。当时建筑业蓬勃发展,罗纳德的工作越来越多,报酬也越来越高。他从一个砌砖工人逐渐变成工头,后来开始管理自己的团队。一家人得以搬到一个更好的社区,并且又有了一个孩子。1966年,卡萝尔的弟弟加里出生了。

卡萝尔在费瑟斯通高中上学。她的成绩很好,但在16岁时却辍学了。究其原因还是与当时的家境有很大关系,而不是出于懒惰。她后来说:“我的父母没钱供我上大学,所以我想赚点钱,然后再继续学习。”最初她找了一份秘书的工作。虽然这份工作的工资很低,但她的梦想很高远。后来她决定成为一名空姐,最终也真的得到了英国航空公司的一份工作。

加入航空公司后,她认识了担任地勤人员的迈克尔米德尔顿。这位年轻人在检查行李时,被小他六岁的空姐深深吸引了她有着坦率的笑容、充满感染力的乐观性格和令人羡慕的充沛精力。他以工作咨询为借口逐渐接近她,最后成功约她共度美好时光。

第一次约会时,两人的谈话很流畅,尽管卡萝尔属于“工人阶层”,而迈克尔虽然不是贵族,但也有着贵族身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的母亲曾是一名护士和密码破译员,而他的父亲则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当卡萝尔得知老米德尔顿是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在1962年的一次旅行中的副驾驶时,她忍不住露出了惊讶表情。

于是机场地勤调度员和空姐相爱了。1980年6月21日,他们在伦敦的圣詹姆斯教堂结婚。1982年,一个女婴出生了,他们给她取名凯瑟琳,但平时会亲昵地叫她凯特。1983年,菲莉帕出生了。1987年,他们生下了第三个孩子詹姆斯。

1984年,当航空公司将迈克尔派往安曼时,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米德尔顿家族在约旦定居。卡萝尔将当时只有两岁的凯特送入一家英国人开办的幼儿园,这是当地最昂贵的幼儿园之一。她在那里与其他12个孩子共用一个教室。老师们使用英语和孩子们交谈,也给他们读古兰经的经文。老师们不仅教会了他们语言,也教他们懂得如何“尊重和爱”。当卡萝尔听到凯特用阿拉伯语唱传统的童谣时,或者要求用鹰嘴豆泥作为早餐时,她总是忍俊不禁。负责接送孩子们的通常是卡萝尔,但迈克尔也偶尔会出现在幼儿园门口。

1986年,他们一家人回到了英国。回到祖国后,卡萝尔深知自己需要工作,但也不想受到工作束缚。作为一个蓝领家庭的女儿,三大价值观指导她的生活:努力工作、仪态庄重和以家为重。

1987年,在她生下儿子詹姆斯的同时,卡萝尔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发现朋友们经常请她帮忙装饰和布置孩子的生日会现场,因为她总能用最低的预算布置出最漂亮的生日会。如果这种小事情变成了大生意呢?于是她创立了一家聚会策划公司,并勤勤恳恳地一直维持着企业的运转。

除了努力工作之外,家庭对卡萝尔来说也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她毫不犹豫地让孩子们也参与到企业管理中来。凯特曾多次为公司拍摄广告。

小小的家族企业最终成长为一个大企业,这段经历也使卡萝尔从工人阶层转向管理阶层。她决定把女儿送到英国贵族学校。此类贵族学校只对7%的英国人敞开大门,但他们的毕业生却占据了全国70%的高层职位。

卡萝尔送女儿们进入圣安德鲁斯大学,随后又进入马尔堡学院,这是一所男女混合的寄宿学校。当凯特说她想学习艺术时,卡萝尔马上为她在圣安德鲁斯大学报名。

卡萝尔希望孩子们能在英国精英阶层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当他们进入大学时,她建议他们:“你们只有一次机会,不要错过机遇,第一印象将起到决定性作用。”在大学里,凯特米德尔顿认识了英国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威廉王子。据说,威廉王子在看到她穿着礼服款款而来时,就知道她是自己未来的王妃。

威廉被凯特的美貌迷住了,很快就爱上了她,并喜欢上了她的家人。正是在米德尔顿家中,威廉第一次看到了家庭的样子。在这个家庭里也有争吵,但每天都充满了笑声。那里有一个深爱着母亲的父亲,而不是一对迫于压力而在没有爱的情况下结婚的父母。做你最喜欢的菜的人是妈妈,而不是王室厨师。在那里他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而这种温暖和热烘烘的暖气毫无关系。

当凯特和威廉王子之间的恋情曝光后,卡萝尔不得不忍受媒体对新娘家族的刨根问底。更有甚者,媒体还将他们和女儿描述为“粗俗、自命不凡、喜好攀比”的人。

对家庭的批评并不令卡萝尔担心,令她担心的是看到女儿真心爱上了一个看起来也很相爱但似乎不愿意承诺的王子。这位母亲的担心并非毫无根据。凯特和威廉王子于2001年开始约会,期间经历了两次危机。

凯特的爱情生活停滞不前,同时备受媒体关注,不友善的媒体甚至把她描绘成一个急于求婚的新娘子。但婚礼还是如期而至。2011年4月29日,凯特真正成为王妃。摄像机被光芒四射的新娘所吸引。而婚礼上的卡萝尔也显得十分迷人。

从那时起,卡萝尔逐渐学会了在这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世界里进退自如,在这个世界里,并非所有闪闪发光的东西都是金子。面对批评,她学会了“事实证明,不说话才是最明智的”。

像几乎所有的母亲一样,当她的外孙乔治王子出生时,她成为女儿无条件的支持。她被誉为一位热爱生活、善于陪伴的外祖母,喜欢在户外与外孙们相处,陪伴他们爬树。她还和外孙们一起做饭,和他们一起跳舞,骑自行车。换句话说,她把他们当成真正的孩子,而不是王子和公主。当圣诞节到来时,她在房间里摆满了圣诞树。她说:“我的每个孩子的房间里都有一棵树,所以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装饰它。”

凯特的孩子们乔治王子、夏洛特公主和路易王子有“一个神奇的外祖母”。对他们来说,卡萝尔不是未来王后的母亲,而是一个向他们展示“努力工作、仪态庄重和以家为重”的真正内涵的普通女性。